敢扇副省级领导一巴掌!"地下组织部长"究竟

2020-05-09  来源:  作者:资阳新闻中心

(原标题:敢扇副省级领导一巴掌!“地下组织部长”究竟何人?)

敢扇副省级领导一巴掌!“地下组织部长”究竟何人? (来源:视频综合)

“有一次去唱歌,苏洪波喝多了,面对一个副省级的领导,他一巴掌就给人家扇过去了,还说:‘你给我滚远一点。’”

7日,云南省纪委监委和云南广播电视台联合制作的警示教育片《政治掮客苏洪波》播出。片中,一名曾向苏洪波输送利益的商人林立东这样回忆。

敢扇副省级领导一巴掌!地下组织部长究竟何人?

此前,媒体介绍了这名云南“地下组织部长”的真面目:他把自己包装成手眼通天、法力无边、无所不能的人物,在两任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、秦光荣面前左右逢源,被奉为座上宾,甚至敢在白恩培家拍桌子。

如今,警示教育片披露了更多的内幕,足见苏洪波当年的嚣张气焰:

在云南,苏洪波有“苏公公”“老佛爷”之称,在与当地官员打交道、一起吃吃喝喝中,以“大内代言人”自居,甚至与一些省级干部吃饭时,都当仁不让地坐在主位上,很多副省级领导都坐在他的边上。大家在敬酒时,肯定是先敬苏洪波。

“其实他就说那东西,感觉派头很大,口气很大,但是不会说得很具体。曹建方(云南省委原常委、秘书长)称他为‘首长’,毕恭毕敬。”与苏洪波有交往的一名云南干部说。

苏洪波自述,曾分8次给了秦光荣150万港币、10万美金、一个金月饼。对于曹建方,给了其姐姐10来万块钱,给其小外孙买了一个100万的保险。

敢扇副省级领导一巴掌!地下组织部长究竟何人?

言语之间,苏洪波对曹建方颇有些不屑:“我跟曹建方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用不着行贿,他可能更愿意给我东西,他给我可能要更多。”

环湖南路的工程款项没有及时兑付,苏洪波一个电话,秦光荣马上给他办妥。苏洪波得意地说:“我不是找他(秦),我就打个电话,后来他们告诉我,秦光荣确实是很认真的,就跟市里面说了,确实没几天,市里面这个钱就付了。”

办案人员指出,苏洪波一靠“计谋”圈住高级干部,二靠高级干部为其站台撑面子,三靠高级干部的所谓青睐吸引其他干部靠近他,四靠组成自己的官商圈子,其最终目的就是四个字:获取利益。

敢扇副省级领导一巴掌!地下组织部长究竟何人?

令人无语的是,苏洪波竟然“敢做不敢认”:“说我是个掮客、地下组织部长,我心里面确实是挺难过的。”

实际情况是什么样的呢?2009年至2014年期间,苏洪波借用了一幢位于同德的别墅,作为其在昆明的主要集会点,很多吃吃喝喝的饭局,其对云南干部人事的安排、布局,都在这里进行。

苏洪波自己承认,昆明市委原书记高劲松就是他介绍给秦光荣的,他甚至说出“我也喜欢高劲松”这样的话。

敢扇副省级领导一巴掌!地下组织部长究竟何人?

为了蒋兆岗(云南省农信社原党委书记),苏洪波和曹建方还吵过架,因为曹想推荐蒋,而苏认为曹应当远离蒋。

苏洪波说,自己从骨子里就不喜欢蒋兆岗。因为蒋曾向秦光荣“打小报告”,说罗敏(云南省农信社原主任)和曹建方有不正当关系,秦将此事告诉了苏。

为了证实此事,苏洪波就跟曹建方说要请罗敏吃个饭,因为自己跟罗不熟,以后要有什么事情,请罗帮忙也方便点。这其实是苏洪波的计谋,他利用官员的隐私,嘴上说是求证,其实是利用!

敢扇副省级领导一巴掌!地下组织部长究竟何人?

从左至右:罗敏、蒋兆岗、万仁礼,如今都已落马

云南省原国土资源厅厅长林耘埜就是通过搭上苏洪波的关系,一步步走上了副厅级、正厅级领导岗位。当上厅长后,他还打电话感谢“苏总”。

警示教育片表示,苏洪波好大的口气,他言语中提到的这些人,曾经都是省管干部,区区一个小商人可以居高临下、颐指气使,抛开我们少数领导干部的拙态,苏洪波政治掮客、以及“地下组织部长”身份倒是坐实了。

“他明确地而且当着一些人的面,向我说出:我的政治前途,是掌握在他的手里面的。”一名曾与苏洪波有交往的云南干部说。

办案人员则一针见血地指出,苏洪波一直认为自己不是掮客,可能是自己陷得太深、入戏了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了。

警示教育片指出,苏洪波谋财,白恩培、秦国荣之流谋求政治资本和自身利益,与苏洪波形成共鸣。其他云南官员为了走入“政治中心”,攀高枝、乘风而上、求政治安全,必然会走入苏洪波的“圈子”。这样,一个怪圈就形成了。各怀鬼胎,各取利益,“上船”“搭桥”,多方利益渐渐交织在了一起。

苏洪波通过秦光荣等打招呼,违规获取工程建设项目,向重点资源领域等推荐、安插干部,获取这些领域的工程建设项目等,在云南攫取巨额经济利益。例如,仅环湖南路等工程,他就获利1.3亿元;帮助林立东获取项目贷款,授意林立东向其输送利益达4700万元。

苏洪波说,自己很享受这种感觉,以至于到后来都已经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了。

敢扇副省级领导一巴掌!地下组织部长究竟何人?

秦光荣在其忏悔录中,承认了自己违背党的组织路线,拿组织原则做交易,导致选人用人不良风气盛行的恶果,承认了自己想通过苏洪波攀高枝、谋取更高职位的愿望。

面对镜头,连苏洪波也承认:“云南干部队伍搞坏,从白恩培开始,但根子是秦光荣。”他还指出,因为白恩培和秦光荣,云南这些年的发展耽误了。

敢扇副省级领导一巴掌!地下组织部长究竟何人?

云南省委党校副校长、省行政学院副院长欧黎明总结,透过苏洪波政治掮客事件,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应从几个方面进行认真反思:

首先,作为党的干部,应该清正廉洁。

第二,应该相信组织,不要把自己的政治前途寄托在某些能够“通天”的个人的身上。

第三,要加强自己的理论学习。难道就没有人能够看穿他的伎俩和把戏吗?不是。有些干部不学习,甚至迷信盛行,不信马列、信鬼神、信大师,因此导致他们政治立场丧失。

敢扇副省级领导一巴掌!地下组织部长究竟何人?

当前,按照云南省委十届八次全会的安排部署,一场汲取秦光荣案深刻教训专题民主生活会以及“肃流毒、除影响、清源头、树正气”专项整治活动正在全省展开。

警示教育片表示,要深刻汲取教训,决不能让“苏洪波第二”再现云南。事实上,全国各地的领导干部都应以案为鉴,坚决铲除政治掮客的生存土壤及寻租空间,任何地方都不能再出现另一个“苏洪波”。

版权所有 资阳新闻中心
苏icp备15014293号-1